昔日“华北王”傅作义崛起路

admin 金牛娱乐 2019-09-03 21:13:17 4107

傅作义是民国史上响当当的一方诸侯,曾坐拥40万兵马,以及河北、察哈尔、绥远、热河、北平、天津四省两市地盘。他的名字虽不能止小儿夜啼,也能让对手顾虑三分。

但在老北京市民眼里,傅作义只是个在北京城周边打转的角色。1920年代在涿州抗击过东北军,1930年代在京北和绥东打过日本鬼子,抗战胜利后又打到了张家口。到1947年底,他竟然有了入主北京城的资格。

傅作义究竟是如何崛起,一步步成为“华北王”的?

从晋南走向塞北

晚清军事改革给民国留下了完整的军官养成体系,傅作义是这条军官生产线制造的优质产品。他是山西南部黄河边上的荣河县人,出生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按当地人的说法“看你这个娃子属羊的,长大一定是当兵吃粮的”,长大后的傅作义果真选择从戎。但身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他要走的路已经不是考取武举或者入营当兵博功名,而是全面现代化的教育模式。

宣统元年(1909年),傅作义考入山西陆军小学堂。进入民国后,他升入清河陆军第1中学、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5期,到1918年毕业,花了整整9年时间成为一名合格的步兵少尉。但是,北洋政府把这套前朝军官养成体系当作遗产看待,军队高层极为排斥军校学生,认为“知识越多胆子越小”。傅作义们只得回到故乡自寻出路。所幸,山西督军阎锡山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懂得军校学生的价值,傅作义和三十几名同学投奔到他的麾下。

从1918年进入晋绥军到1945年抗战胜利,傅作义27年的军旅生涯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1918年到1925年,傅作义作为阎锡山麾下的部队长,眼里只有切实遵从命令,对训练、内务、演习等一切指示力争做到最好。如果把阎锡山集团比喻为一家公司,傅作义就是兢兢业业的业务经理,全心全意扑在事业上,上级指哪儿就打哪儿。乘阎锡山扩充晋绥军的东风,傅作义的努力得到了充分的回报,以少尉排长起步,7年连升6级,担任中将师长时年仅30岁。

第二阶段是1925年到1930年,傅作义历任中将师长、军长和总指挥,已经相当于公司部门总监,可以带队伍独挡一面。他在练兵和管理上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尝试在严格训练之外,兼用政治教育和思想工作塑造官兵思想,同时在选官用将上投入更多的心思,打造只忠于自己的亲信部属、“家生驹子”。

傅作义的名字为北京人乃至全国所周知,正在第二阶段。1927年,阎锡山通电加入广州国民政府,就任北方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出师参加北伐,对付在北京自称大元帅的奉军领袖张作霖。傅作义身为晋绥军第4师师长,率七千官兵取道山间小路,迂回抢占涿州,切断平汉铁路,扰乱奉军南北联络。少帅张学良亲率五万之众反扑,围攻涿州三个月,未能打下城池。

虽然战事最终以傅作义投降告终,但他从此名声大振,“晋绥军善守”也成军界共识。清末护理过两江总督的名士樊增祥赋诗称赞:“十六年来千百战,英雄吾爱傅将军。”奉军上下对傅作义极为敬佩,张作霖亲自召见,许以军长之职,不仅允许投降的晋绥军第4师保持建制、不用缴械,还代为垫付了该师积欠涿州商民的25万元款项。奉军撤离平津时,被软禁的傅作义当机立断,还说服了天津市警察局长支持他,打出“天津警备司令”的名号,为阎锡山抢占了这座华北第一大城市。

有胜就有败,1930年,阎锡山联合冯玉祥、李宗仁掀起反对蒋介石的中原大战,傅作义作为阎锡山的第2路军总指挥攻略山东,初期长驱直入、一路顺风,将韩复榘的队伍驱逐到了胶东。但他和山西子弟兵想象不到,蒋方增援上来的广东部队第19路军不但战斗力强,还可以靠全军游泳渡过大江大河一路迂回。结果,傅作义侧背受敌,一败涂地,带领残兵狼狈逃回山西。

中原大战失败后,傅作义随晋绥军投降蒋介石。吉人自有天相,当年曾在涿州对战的张学良,作为蒋介石的盟友负责收编晋绥军。张学良对傅作义极为欣赏,不仅保留其兵权,使其成为山西军队仅有的4名军长之一,还任命傅作义为代理绥远省主席。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阎锡山返回山西重掌大权,傅作义正式担任绥远省主席,兼全省保安司令、第35军军长,从此迈入军旅生涯第三阶段。

这年他才36岁,正是创业大好年华。从他的地位和实力来看,已经相当于成为阎记公司高管,独掌一家全资子公司了。

昔日“华北王”傅作义崛起路 昔日“华北王”傅作义崛起路 昔日“华北王”傅作义崛起路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