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峥:台湾“国际空间”问题中的美国因素

admin 华亿娱乐 2019-09-11 15:14:47 4466

   2018 年 3 月 16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 “台湾旅行法”正式生效。这一法案允许美方所有层级的官员访问台湾,允许台湾当局高官在“受尊重的条件”下访美。“台湾旅行法”的生效,放松了美方长期以来对双方高层交往的约束,事实上提升了美台关系,扩展了台湾的 “国际空间”。2018 年 4 月以来,为维护一个中国原则,中国政府要求美国航空公司不得将台湾地区标为“国家”。面对这一合乎原则的要求,美方却将其诬为 “奥威尔式的胡言乱语”。

   台湾当局谋求 “国际空间”的尝试由来已久,以往美国对台湾当局相关动作的态度具有双重性。为了维持台海的稳定,美国政府行政分支一直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对台湾方面的举动有所约束; 美国国会却不断出台涉台法案,支持台湾的 “国际参与”。

  

   一、美国操作台湾“国际空间”议题的主要手段

  

   美国协助台湾拓展 “国际空间”的方式主要有三种: 第一,提升对台实质关系; 第二,推动台湾参加国际组织; 第三,协助台湾当局高官 “过境”美国。通过这三种手段,美国在相关议题上保持着一定的影响力。

   半个世纪以来,在游说集团的影响下,美国国会内部始终存在强大的 “亲台”保守势力,成为提升美方对台实质关系的主要推手。

   美国影响台湾 “国际空间”的第二种方式是推动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台湾当局认为,积极参与国际组织能够提升“国际存在”,是以 “国家”身份活跃于世界舞台的重要途径。

   美国影响台湾 “国际空间”的第三种方式是协助台湾当局高层官员实现 “过境外交”。这种做法为双方政客发展私人关系提供了管道。

   1994 年,台湾当局雇佣与民主党关系良好的卡西迪公司,鼓动76 名参议员、37 名众议员参与邀请李登辉访美的相关活动,进而对克林顿总统施压。在国会的推动下,美国政府同意台湾当局领导人“过境”美国,但不得从事公开活动,每次 “过境”申请将个案处理。此后,由于李登辉在 1995 年 6 月以 “康奈尔校友”身份赴美进行“私人访问”,引发了 1995 - 1996 年的台海危机。美国又对台湾当局高层官员的 “私人访问”进行了严格限制,“过境模式”成为台湾当局高层 “访美”的主要手段。

   美国通过允许台湾当局领导人 “过境”的方式,实质上默许了台湾当局在美开展有限的外事活动,扩大了台湾的“国际空间”。然而,美国对台湾当局领导人的放行,也是有限度的,受到美国对外政策和两岸局势的影响。

  

   二、美国操作台湾 “国际空间”议题的双重目标

  

   尽管美国曾多方协助台湾扩展 “国际空间”,但其整体上仍维持了 “既推动又限制”的态度。有学者认为,美国对台政策的重要特点是“对冲”或是 “两面下注”。一方面,美国通过协助台湾扩大 “国际空间”,提高其在国际舞台的 “能见度”; 另一方面,美国又对台湾的挑衅行为有所限制,以免引发台海危机。

   对美国来说,维持台海和平符合其国家利益。因此在两岸关系和台海局势敏感的时期,美国也会对台湾谋求“国际空间”的行动加以限制。

   1993 年,“APEC 经济领袖会议”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由于会议必须由 APEC 成员的领导人参加,基于 “一个中国”立场,美方未邀请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参会,由此创下 “西雅图模式”的先例,即台湾地区领导人不得参加 APEC 领袖峰会。1998 年,克林顿总统更是在访华期间公开宣示 “三不”立场,即“不支持 ‘台独’、不支持 ‘两个中国’或 ‘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进入只有主权国家才能进入的国际组织”。此后,美国历届政府基本未改变这一立场。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