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笑敢:简论中国哲学的身份、角色与功能

admin 紫金娱乐 2019-09-03 21:13:06 9187

  

  所谓中国有无哲学,所谓“中国哲学”的名称是否成立或是否“合法”,这些问题背后都是因为一些人所看到的“中国哲学”不是他们心目中的某种哲学,或不是他们认为应该是其所是的“中国哲学”。所以这一问题实际上仍然是什么是“中国哲学”的问题,即中国哲学的性质、内容、方法,以及身份、角色、功能的问题。

  第一组大致有三种说法,都是强调中国哲学的“中国性”或“民族性”。

  1·中国哲学即经学和子学。

  2·中国哲学即义理之学。

  3·中国哲学即体现中国文化特点的哲学。

  第二组大致有三种说法,都是强调中国哲学的“哲学性”和“现代性”。

  4·中国哲学即比较哲学。

  5·中国哲学是哲学,而不是思想史或文献学。

  6·中国哲学是一门现代学科。

  第三组也大体有三种相关的说法,都是强调中国哲学的“生成时”或“进行时”特点。

  7·中国哲学即在中国的哲学。

  8·中国哲学的概念应该发展为汉语哲学。

  第一种定向是历史的、客观的、文本的研究。在这个方向上,客观性是基本的要求,但这不意味着只是训诂学和文献学的工作,而是在文献与训诂的基础上探求古代典籍和思想“可能的”本来面目,探讨古代思想的理论意义以及社会意义,要排除和防止任意的不负责任的所谓“新”诠释。虽然古代经典和文本并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唯一的“真相”,但也有一个“弹性意义圈”或“模糊意义域”。这种定向主要反映了唐先生关于客观性的论述,也包括了上述第一组的意见,在这种定向上,创造性和独特才能主要体现在“真相”的开掘和分析。这种客观性的学术研究的取向要求我们不仅提出和论证自己的观点,而且应该认真检验和分析相反的观点和相反的证据,不能隐匿或漠视不同的观点和证据。

  中国哲学的“民族文化”的身份来自于其研究对象主要是儒学思想、道家道教和佛教思想,这些都是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代表和价值体系之载体,所以,中国哲学虽然是现代学科,因其天然的根源和资源所决定,仍无可避免地承担了传统价值体系载体的功能,并承担了继续为中华民族提供精神资源的义务。在这一方面,它不是普通的现代学科,或不仅仅意味着一门普通的现代学科,其内容与西方学科分类体系难以完全对应。在中国哲学研究中,最主要的研究领域是儒学,而儒学以及道家和佛教是中国传统价值观的文化载体和文化认同的对象,因此,它又不可能是西方纯学术意义的现代学科。在这方面,所谓“中国哲学”与其他民族的宗教和神学有某种模糊的对应关系。曾经有一个时期,在中国大陆,每个研究中国哲学的人都应该采取对儒、释、道进行“客观的”研究和无情的批判的态度。这时“中国哲学”四个字的“民族文化”身份的意义很淡薄。随着意识形态的弱化,也伴随着中国政治经济上的发展,新一代从事中国哲学研究的学者渐渐增加了对民族文化、特别是儒学的价值认同,这就强化了中国哲学之“民族文化”以及民族精神之象征的身份,关于建立中国哲学与文化之“主体性”的口号就是要求强化这一身份的反映。显然,中国哲学的民族文化的身份也不是本质主义的,而是笼罩性的,有着丰富的可能性与动态发展的趋向。

  中国哲学的“现代学科”的身份与“民族文化”的身份既有截然不同的角色和功能,以及由此而来的方法、方向以及作用主体的不同,又有着难以割裂的血缘上的联系,因为双方都主要来自于历史上的儒学、佛教,以及道家和道教的经典、思想、学说和传统。因此,二者的身份既有紧张和冲突的一面,也有可以互相支援推动的功能。学术研究的深入与开拓,可以为民族文化提供更可靠、更深刻、更全面的精神滋养;而民族文化的发展也可以反过来推动学术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以及成为精神动力。

  就中国哲学的两重身份和四种角色来说,最庞大和最有实力的是其现代学术的身份和一种学科领域的角色。显而易见,在现代中国,与“中国哲学”四个字有关的专业工作者绝大部分在这个“身份”和职业下工作、谋生,追求、创造。在现代世界,与这一领域直接相关的人员绝大部分集中于高等学府和研究机构,少量在媒体、出版和宣传机构。中国哲学这一身份的主体与西方世界同类机构和人员相对应,因此有利于将西方哲学引入中国哲学研究,也有利于将中国哲学介绍到西方世界。中国哲学作为世界文化之资源的角色虽然目前比较弱,但这是世界文化的格局问题,不是人员和载体的问题。从长远看,现代中西方的社会体制可以为中国哲学作为世界文化资源的角色提供实践的主体。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