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南来:中国宗教实践中的主体性与地方性

admin 森美娱乐 2019-09-03 21:13:16 5548

   摘要:中国的宗教徒既是文化知识的生产主体也是日常生活意义的建构者。对中国宗教社会的社会科学研究,不应限于传统意义上的宗教设置的视角,而须进一步深入到宗教个体的日常实践当中,考察他们的主体性与地方性的建构过程,以实践而非个体信仰作为研究的基本分析单位。

  

   改革开放以来,宗教活动的复兴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热点,引起海内外各界广泛的关注。海外对中国宗教的讨论大多集中在对所谓人权与宗教自由问题的政治性关注(见Kindopp and Hamrin, 2004)。学术界偏重于把宗教当做一个意义与象征的体系,将宗教与个人信仰或灵性等同;而宗教的社会性与物质性则因被视为世俗的“自然”的现象而遭到忽视,这显然并不能涵盖人类宗教活动的全部范畴。①宗教的形成及其社会影响并不限于其机构组织等制度层面的建设以及宗教徒履践和宣扬教义的神学活动;它还如水银泻地般渗透在人们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生产经营等日常实践与人际互动之中,影响着他们活动的特点、质量和方向。宗教组织与宗教个体也无一不是在特定地域的历史、文化、社会背景下与世俗国家和社会互动中生存发展起来。何况中国的宗教徒本身既是文化知识的生产主体也是日常生活意义的建构者。而以往的研究却过分专注于宗教发展的制度话语,对个体能动性与创造性未能给予足够的重视。本文的主旨即在强调,对中国宗教的研究不应仅仅纠结于传统意义上的宗教设置层面,而要进一步深入到宗教个体的日常实践当中,侧重从个体的主体性与地方性两个方面考察、评价宗教的社会性建构及其社会影响。鉴于基督教在国际政治语境下被视为典型的全球性宗教,而且作为一种强势的全球文化形式近年在中国也确实获得较快的发展,其间尤为典型地突显本土信徒的主体性与地方性对中国基督教实践的型塑,本文的论述将主要以基督教为例展开。用来支持本文论点的论据主要来自笔者在温州和巴黎针对温州基督徒群体的田野调查。

   非典型宗教活动:日常生活中的宗教实践与主体性

   把重心从宗教会众研究转移到宗教徒主体的研究不仅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同时也会对国家宗教政策产生潜在的影响。宗教政策的实施主要是针对组织结构的走向而非信徒个体的发展。诸如围绕家庭教会的讨论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主流政治经济话语支配下对基督教组织如何与社会和国家榫接的关注,而对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的区分更是这类组织分析的结果。事实上,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在一些地方已经成为一个意识形态标签,而非当下信徒日常生活和信仰实践中真正使用的概念或者范畴。在基督教较普及的沿海地区,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之间并没有明晰的界限。关键的问题不在于政策上如何对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区别对待,其间所涉及的其实是人们怎么用有关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关系的历史记忆与文化观念去建构信徒群体的边界以及决定宗教结构中权力的分配。

   超越皈信的视野:地方研究的价值

来源地址: